<rt id="ceeab"><nav id="ceeab"></nav></rt>

      1. <tt id="ceeab"><form id="ceeab"></form></tt>

        <cite id="ceeab"><span id="ceeab"></span></cite>

        <tt id="ceeab"><tbody id="ceeab"></tbody></tt>
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茶室里的哲學 再看茶道與中國文化

        時間:2014-11-29 | 點擊:

         從緩緩游動的茶葉間,品茶人諦聽到了一種來自遠古的聲音,那聲音如此寂寥如此素樸

        聽過一個故事,說是在印度的阿禾姆達巴城有一個名為“幸運茶室”的地方,在那里,人們喝茶,聊天,說笑,與其它茶館沒有兩樣。而奇怪的是,那間茶館里擺放著一些棺材,客人就置身于棺材中間品茶。有些人懼怕那些棺材,不敢前往,可是一旦他們去過一次之后,就忍不住常常想去那兒喝茶。這些奇怪的棺材使“幸運茶室”得以聞名于阿禾姆達巴城乃至整個印度。為什么要在茶室里布置些棺材呢?就是一位慕名前往“幸運茶室”喝茶多次的人也很難說出其中的原由,他說他只是被那里的神秘氣氛一次次地召喚。

        茶室里的哲學

        也許人們會覺得,世間再也沒有比阿禾姆達巴城的“幸運茶室”更為標新立異的茶室了。其實,最新潮最時尚的元素里,可能正浸潤著最傳統最拙樸的因子。如果我們讀過哲學大師蒙田談論死亡的篇章,或許就能理解“幸運茶室”里那些棺材的意味了。一個名為“幸運”的地方,卻讓我們直面棺材、正視棺材這個象征著死亡的恐怖意象,其悖論之處正是蒙田哲學的奧義所在。

        蒙田告訴我們,死亡無處不在,它就在我們身邊,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,在我們的飲食起居中,它是我們每個鮮活的生命個體所必須面對的。死亡,如同我們看到夕陽落下、月亮升起來的時候那樣自然而然。如果我們能夠不懼怕于想象死亡和體驗死亡,如果我們對生命中突如其來的各種災難和變故都能泰然處之的話,那么,我們就能真正領悟到生存的快樂和意義所在。人要學會“向死而生”,在對死亡的逼視中感謝我們還平安幸福地活著。

        也許從這個意義上,我們才能將阿禾姆達巴城的“幸運茶室”里那些棺材和“幸運”二字聯系起來。那些隱含著死亡氣息的棺材讓喧囂浮躁的都市人的心安靜下來,讓他或者她在一種近乎宗教般虔誠的心境中凝視手中的一杯清茶。從緩緩游動的茶葉間,品茶人諦聽到了一種來自遠古的聲音,那聲音如此寂寥如此素樸,它輕輕地撥弄著品茶人的心弦;蛟S就在這一剎那,他或者她被那彌漫在舌尖之上的苦澀的余香所感動,于是,都市生活中的一切哀傷和失意、躁動和不安頃刻之間都隱匿了,品茶人終于從紛繁復雜的外在世界回歸自己的內心,回歸到那原本期待恬淡與寧靜生活的內心。在這一時刻,死亡——茶——生命之間獲得了某種神秘的關聯。“幸運茶室”里的棺材,讓人在對死亡的想象中獲得一種極致的生命體驗,一種被救贖的宗教般的感恩情懷。

        實際上,那些棺材在“幸運茶室”中就是按照伊斯蘭教的風俗布置而成的。如果我們了解更多的歷史,就會發現,這個看似新潮怪誕的構想其實正是吸取了一些古老的宗教文化養料。在歷史上,有些部落和民族,他們就有著這樣的文化崇拜:即在一些大型的狩獵或慶功宴上,待眾人飲到酣暢處時,一具尸首或一副棺材會被抬到宴會上來,于是,全場肅靜,一起瞻仰它們,等到儀式完畢之后才繼續歡飲。尸首、棺材是要讓人們在歡樂的時候警醒:死亡時時刻刻都在逼迫我們,那么,幸運地活著的人們又該怎樣珍惜自己倏忽即逝的生命呢?這種遠古的宗教儀式昭示著最古拙最樸素的生命哲學。

        茶道與中國文化

        對于中國這樣一個東方文明古國,茶稱得上是國粹了。中原大地,不論是鄉野之農夫,還是儒雅之名士,國人皆以茶為趣。當然,勞累一天的農人,捧著個青瓷大壺一飲而盡的感覺,與竹林七賢以詩論茶、以文品茶的境界當是迥然有別,而現代都市里的小資們在搖搖曳曳的燭光下,漸酌漸啜,顧盼神迷,自然又是另外一種風情了。這些不同的況味,有人硬是要以“雅”、“俗”來界定,其實,大俗若雅,大雅若俗,這可能是最樸素最有力的邏輯。但或許是因為它亦雅亦俗、寓雅于俗的品質,茶較之于其它的東西,能蠱惑更多的人心。

        不管是雅是俗,茶道與中國的傳統文化精神總是一脈相通的?梢哉f,儒、釋、道三種文化的精華都被創造性地吸收在茶道之中。

        儒家尚實,深信天道酬勤、真水無香。而中國茶道,最講究的也是功夫二子。下足了功夫,就能化平淡為神奇,以樸素之葉醞釀出人間瓊露。當一片片的茶葉在杯中舒卷自如,搖曳生姿,散發著絲絲縷縷、若有還無的幽香之氣時,品茶人怎能不感慨:“真是功夫!”

        佛理禪機同樣也滲透在中國的茶道中。佛的所謂明心見性,無外乎是心的敞明與性的修煉,而茶就是要人素樸、要人澄澈、要人清凈。惟其如此,才有以茶助禪,以茶禮佛之說。同時,佛講慧根,講因果機緣,而茶道中也自暗含人生的種種玄機。

        或許,茶道還更近于道家的思想。天人合一、神與物游是道的上乘境界。道家在對自然之物的靜觀默察中獲取內在生命的啟示,從而尋求養生之道。茶道的最高意境也是使人與茶、茶與人交相感應、合而為一,人在茶的清幽中獲得寧靜,茶也因為人的凝眸而獲得靈性。

        一位真正的茶客,能從茶中領悟世道人心,能以清明之眼遙望人生絢爛之后的平淡,“惟寧靜以致遠”即是茶客所信奉之道。如果一定要為茶道下個定義的話,我們也只能感嘆:“道可道,非常道;茗可茗,非常茗”。

        “茶”覺日光流年

        如今,在我們生活的城市里,一些茶館總會在不經意間投入視線。他們好像是隨著一個城市的某種風尚突然降至的,又好像是在歷史的角落里已經存在了千年萬年。聽說在西方有些咖啡店有上百年的歷史,不覺就有些感動,幾百年啊,該是怎樣滄桑的歷史!也許,我們有些茶館,也有著同樣的歲月的痕跡。

        在某個午后的黃昏,沿著樹影婆娑的小巷,衣裙款款地,不知怎么就來到了一座古老的茶樓。在斑駁的光影里,不覺感嘆著日光流年,感嘆著繁華易逝、人生如夢。而那座古老的茶樓,那座見證歷史興衰的茶樓,又曾聆聽過多少生命的嘆息呢?在歷史的沉浮中,又有什么不是驚鴻一瞥、過眼云煙。絢爛之后終歸要趨于平靜,不妨還是上樓去聆聽茶的秘語吧。

        喝著茶,突然就想到了那個傳奇的女子張愛玲和她的那些個傳奇的故事。小資們對于她應該是無比熟悉的了。在上世紀30年代的大上海,她曾無比焦灼地說——“成名要早”,并且很快以其超常的才情,不僅讓舊上海的十里洋場認識了她,而且讓舊上海的整個風情時代記住了她?墒,城市小資們或許沒有注意,張愛鈴其實后來一再地反思過“成名要早”的時代病和都市病。她常常說,人生有飛揚的一面,可這飛揚也是要以安穩來作底色的。而她筆下那些悲情故事的主人公,往往終其一生才驀然醒悟:原來他們的人生,缺乏的就是安穩這一底色。

        張愛鈴應該是喜歡茶和深諳茶之道的,她在她的小說中一再地寫到茶和茶樓!盾岳蛳闫肪褪沁@樣開頭的:

        我給你沏的這一壺茉莉香片,也許是太苦了一點。我將要說給你聽的一段香港傳奇,恐怕也是一樣的苦,——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是悲哀的城。

        您先倒上一杯茶——當心燙!您尖著嘴吹著它。在茶煙繚繞中,你可以看見香港的公共汽車順著柏油出道徐徐地弛下山來!

        說故事的人看似漫不經心,實則是用足了心思的;而聽故事的人,在一點一點啜飲著茉莉香片時,或許也會有所動心。

        且讓說者與聽者一起來禪悟茶之道、人生之道。

        精品久爱免费视频在线观看-人人模人人喊人人爽现看-日本_本道无码不卡在线-视频一区AV无码-国产亚洲一区二区&